萌萌乖喵兔兔唔
萌萌乖喵兔兔唔 技冠群雄
关注: 22 · 粉丝: 24 · 发私信

被陌生人的骂 我可以以牙还牙 被熟悉的人伤 我却招架不了

发私信给 萌萌乖喵兔兔唔:
  • [诗词歌赋] 歌词 (2017年10月05日 · 6 人喜欢 · 0 评论 )

    看落花 大梦远了天涯 梦里观花 柳发新芽 听当年 萧声断 望青楼 执红杖 梨园一声 声声慢 漠北风沙 吹遍胡关 踏马持枪 一夫当关 听远方胡笳 战鼓声声 峥嵘 天山雨雪 烽火尽染沉霜 乱世且披银甲

  • [诗歌散文] 小丑面具的背后 (2017年10月05日 · 2 人喜欢 · 1 评论 )

    小丑憨憨的傻笑,很幸福的表情,但是没有人会明白小丑心里的孤单。——题记 在我看来,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是戴着小丑面具生活的小丑,很滑稽的角色,常常在舞台上表演各种有观众欢笑的动作,可是看到他的,他们的眼

  • [长篇连载] 第七十一章 预测未来,知晓过去(三) (2017年07月01日 · 4 人喜欢 · 1 评论 )

    喂,是个人的话,就别给老娘装神弄鬼,老娘可不怕你。 幽深而空旷的林道回了一句同样的话回来,庄雪衣知道,这是回音,而且,只有身为鬼的她,才能听的到的回音,毕竟,鬼的声音人听不见,鬼的回音,普通

  • [长篇连载] 第七十章 预测未来,知晓过去(二) (2017年07月01日 · 3 人喜欢 · 0 评论 )

    凉妃摇头,“他只是恨你不够爱我,并不是恨你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包袱。” 郁锦寒低头,看着凉妃眉梢的疲惫,他的心一阵抽疼,“我们一起远走高飞吧,皇位、权利,我不要了,我们私奔吧,带上凉夏。”

  • [长篇连载] 第六十九章 预测未来,知晓过去(一) (2017年07月01日 · 1 人喜欢 · 0 评论 )

    凉妃转头,对着郁锦寒微微一笑,然后走到郁凉夏的跟前,握了握庄雪衣有些冰冷的小手,“身子的温度是回来了,看样子,那些药材开始发挥作用了。只是……” 凉妃欲言又止,漂亮的眉头微微蹙起,将手划过庄

  • [长篇连载] 第六十八章 你是我命中的劫(四) (2017年07月01日 · 2 人喜欢 · 0 评论 )

    “朕……不知……”郁锦寒遥看天幕,一阵阵无声的叹息,身为帝王,无数的身不由己。 凉妃淡声笑笑,没有回答。 他的无奈,她懂…… 他的绝望,她懂…… 月华如水,像个

  • [长篇连载] 第六十七章 你是我命中的劫(三) (2017年07月01日 · 1 人喜欢 · 0 评论 )

    祁连扶着太后起身,走至宫门口大刺刺的嗤笑了一声,“说不定你还真不是人,不男不女的,身为男人,一点阳刚之气都未有,你个怪物。” 这句话,除了郁凉夏没有人听得到,当然,除非内力深厚的人或者本身体

  • [长篇连载] 第六十六章 你是我命中的劫(二) (2017年07月01日 · 2 人喜欢 · 0 评论 )

    她现在不得不承认,当鬼也有当鬼的好处,大小长短自由变化,还能做各种限制级的动作,简直是拉风极了,酷毙了。 “母后……母后,太医!太医,你们给朕滚过来。” 郁锦寒气的面色铁青,额头青

  • [长篇连载] 第六十五章 你是我命中的劫(一) (2017年07月01日 · 1 人喜欢 · 0 评论 )

    可惜的是,这次凉妃表情淡定非常,毫无变化,这让庄雪衣失望了不少,看样子刚刚不过是个巧合,还以为有个人可以听见她的话呢。 “你们死站在那里干嘛,还不给朕把那逆贼拉下去。” 原本最清静

  • [长篇连载] 第六十四章 后宫,应该由本宫操心(二) (2017年07月01日 · 1 人喜欢 · 0 评论 )

    “母后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,后宫,现在应该由本宫操心。” 凉妃领着药草,俏脸微冷的款款而来,这个该死的太后先是阻挠皇上立后,明明在众多皇子中最喜郁凉夏,可是如今却屡次三番的和他们母子二人做对,

  • [长篇连载] 第六十三章 后宫,应该由本宫操心(一) (2017年07月01日 · 1 人喜欢 · 0 评论 )

    太医一个个的进去,然后又一个个的摇头出来,此刻他们心里无比肯定,太子妃确实已经没有脉搏,就连一丝生命迹象都已未有。 可是他们没有祁连那么冲动、意气用事,他们深知,这太子妃已升天几个字,是不能

  • [长篇连载] 第六十二章 一动不动的那可是死人(三) (2017年07月01日 · 3 人喜欢 · 0 评论 )

    得罪谁不好,偏偏顶撞皇上最溺爱的太子,还是那个多年前的小神医,这不是自找死路嘛。 就算是他也要再三考虑才敢说出那样的一番话,看郁凉夏对那太子妃的神情,怎么样也应该看得出太子对太子妃的爱意了,

  • [古微古段] 随笔 (2017年06月08日 · 3 人喜欢 · 0 评论 )

    淅淅沥沥的小雨还滴答在青石板上,旁边的竹林里的竹叶还是那么的青,亭子还是那个亭子,只不过那年的你和我变成了今年的我,就连你最爱的酒都不在醇香了,说好的待你回来不醉不归的呢。 那时候的你还醉醺醺的跟我说

  • [古微古段] 啊没有标题的家伙 (2017年06月08日 · 3 人喜欢 · 0 评论 )

    不知从何时起,她的脚边多了一只肉嘟嘟的小狐狸,起初她并不在意,小狐狸愿意跟着那便让他跟着吧。 一开始,小狐狸只是白天偶尔出来,渐渐的小狐狸整日整夜的跟着她,无论是她上山采药还是回家照顾卧病在床的母亲,

  • [诗词歌赋] 随笔 (2017年06月08日 · 4 人喜欢 · 0 评论 )

    念 人远 难如愿 落叶枯卷 北雁横南天 又将栏杆倚遍 满目苍山生青烟 一径寒江曲行落涧 还忆往昔春光烂无边 花开两丛不抵笑靥一现 光转影落心系眼眉间 白驹过隙亦成光年 奈何岁月催人前 江山阔蜀地偏 明